光绪与容龄鲜为人知的爱情故事:容龄忆光绪皇帝
2015年09月22日   我说两句

可怜的光绪皇帝

在我们的谈话中,常常要提到那个命运多舛的光绪皇帝。容龄含有深情地谈论起他,毕竟他们在一起生活了3年,是了解他的。

“我第一次看见他,是在我第一次进宫的时候。他身穿米色袍子,黑缎靴子,腰中系一条蓝色丝带,带扣上嵌着翡翠和宝石,神色很忧郁。慈禧对我和母亲、姐姐说:‘这是皇上,你们来见见。’

“我们向他行了礼,他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,没有说什么。

“就在那一天,正在说话的我们被通知到德和园颐乐殿去看戏。中午休息时,台上还在演戏,我们就到后院和小太监闲谈,小太监为我们端来了茶和饽饽。这时光绪皇帝走了过来,他知道我从外国回来,就掏出一块嵌珠很精致的怀表,时针正指着一点三刻,他问我:

‘英国话一点三刻怎么说?’

“我笑着很随便地对他说:‘英国话不是说一点三刻,而是说两点差一刻。’

“光绪皇帝笑了笑说:‘这样的英国话倒是好说,我看你是很顽皮的。’

“我说:‘是的,奴才在家里向来淘气。’

“光绪皇帝便笑着向旁边的太监说:‘好,我们以后就管她叫小淘气吧!’

“我就向光绪帝请安说:‘万岁爷赏奴才这个名字,奴才谢恩了!’

“也许就是这第一次接触使他对我有了好印象,以后他同我接触就多起来了。

光绪

容龄

“光绪皇帝是个性情孤僻的人,这与他在戊戌变法失败后长期被囚禁有关。他不能亲理朝政,完全是个傀儡,每天只是读书写字。但他人很聪明,他喜欢机械,能够自己拆开一只钟表,然后又完好地装上。他也喜欢摄影,每当勋龄照相的时候,他总爱在旁边仔细地看着。

“他喜欢音乐。有时让我教他弹钢琴,也教拉手提琴。他常向我打听西方国家的情况。他听的时候很认真,不时搓着双手,露出着急的样子。

“他比较喜欢接近我,有时和我说话时叫我的小名‘老五’。有一次慈禧过生日时,格格和女官们都忙着做新衣服。这时已入初冬,天渐渐冷起来了,人们已经穿上小毛皮袄了。有一天光绪皇帝对我说:‘这几天够冷的。’我就顺口说:‘可不是吗?这几天真冷,小毛皮袄已经不管事了。’光绪皇帝就决定大家可以换穿大毛皮袄。皇帝金口玉言,说了话算数,大家果然照办了。但是10月的天气忽冷忽热,到了初十这一天,大家又觉得穿大皮袄热了,那天光绪皇帝见了我就对我说:‘老五,今天怎么这样热啊!’我说:‘奴才倒不觉得热。’光绪皇帝说:‘你怎么不觉得热呢?’我说:‘奴才没有穿大毛皮袄,穿的老祖宗赏赐的灰鼠皮袄。’光绪皇帝笑了笑说:‘怪不得你不热,你是外面光了。’他喜欢和我开玩笑。

“光绪皇帝还为我解围,解决了一个使我非常苦恼的问题。清廷有个驻英公使的秘书,也是一位王公贵族的子弟看上了我,他托驻英公使向我父亲求婚,那位驻英公使是位亲王,他张开嘴,我父亲不敢不答应,就同意了。那时婚姻都由父母作主,不能违拗,我觉得非常苦恼。正好光绪皇帝看见了我愁眉不展、心事重重的样子,就问我为什么不高兴。我灵机一动,就立即叩头说:‘请万岁爷为奴才作主。’光绪皇帝奇怪地问:‘你有什么为难的事吗?’我就把亲王提亲的事一说。光绪皇帝问:‘你愿意不愿意呢?’我说:‘不愿意。’光绪皇帝听了一笑说:‘既然不愿意,就算了嘛!’皇帝的一声‘算了’,便是不可违抗的圣旨。那位亲王就不再来纠缠,这桩亲事也就算拉倒。

“终于发生了一件使我提心吊胆的事。光绪皇帝身边有一个姓孙的贴身太监,大家都叫他‘孙子’,‘孙子’忠心耿耿地为光绪办事。有一天‘孙子’来到我的房间里,看见旁边没有人,就掏出一只表给我看,表蒙子上有一个朱笔写的字,他指着这个字和我说:‘万岁爷叫我问你知道不知道这个人在哪里?’我拿着表看了半天,可能这个字写得草率,我不认识。我便说:‘很对不住,我不认识这是个什么字。’‘孙子’笑着轻轻对我说:‘五姑娘,这是一个康字!’我这才明白过来,这指的是康有为。这可吓了我一大跳。我便告诉他:‘我实在不知道他在哪里,我可以问问我的母亲。’‘孙子’说:‘五姑娘,算了吧!您可别问裕大太太了,万岁爷说,这件事只能让您知道,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。’说完他便走了。后来,‘孙子’还拿了几本书找我,传达了光绪皇帝的旨意,他见我不认识汉字,鼓励我多读书,多认字,我谢了恩。”